当前位置: 主页 > 十万个为什么 > > 正文

[紫襟十宗罪为什么没了]十宗罪为什么流泪

发布时间 : 2020-08-26 10:27:20 阅读 : 来源 : 生活百科 未收录

[紫襟十宗罪为什么没了]十宗罪为什么流泪

《十宗罪II》的红衣男孩结局片,目前只有山寨版,吻不过三更作或可暂解相思之苦。看看吧!山寨版《红衣男孩》结局

吻不过三更作(以下仅供娱乐,并非原文,暂时满足对《十宗罪II》第九个故事《红衣男孩》结局朝思暮想的《十宗罪》群里的朋友们包斩的鼻子嗅到了一种气味,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气味呢?

据说人可以忘记吃过的东西是什么味道,也会忘记看到过的东西是什么样子,但是嗅觉这玩艺儿却是长久的,就像宁波人这辈子到老都记得臭冬瓜是怎么样一种气味。

包斩这一次嗅到的就是这么一种难以忘怀的气味。从的经历过坎坷命运,几次死里逃生,最终加入特案组的这个年轻人,最难忘记的就是曾经在腐尸堆里捡回一条命时的情景,他的鼻子嗅着因腐烂而发出阵阵腥臭味尸体气味而醒过来的,他发誓这是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再闻到的气味。

然而命运却喜欢开不幸人的玩笑,这种气味又开始在他的周围弥漫。包斩从梦中惊醒。他大叫道:“快!快起来,我知道它在哪里了。

”画龙最先被包斩声音吵醒。这个已经二十几个小时不眠的硬汉子在好不容易闭上眼不到一个钟头的时候被叫醒,但他并没有任何抵触,办案的敏感性,早已把疲倦抛到九宵云外。

“怎么了?”画龙第一个走近了包斩。“我闻到了它的气味?”“什么?”“那个男孩——红衣男孩!”包斩说道。

“你开玩笑的吧,那孩子不是埋了吗?怎么会……”画龙觉得自己在听天书。“理论上是这样,可直觉告诉我,他又回来了。

而且,就在这里附近。“包斩的话让画龙这个铁一般的汉子,后脊梁发凉。“啊!”院子里传出一声女人的尖叫。

这声尖叫的作用除了把醒着的画龙和包斩吓了一跳外,同时也惊醒了苏眉和梁教授。“出了什么事?”苏眉朝院里喊道,一边利索地穿上了外套。

在这种地方,只能是暂时打个盹,根本谈不上睡觉,顶多就是把外套脱了盖在身上。苏眉和梁教授赶到院子里的时候,画龙和包斩已经在那里了。

只有男孩的母亲在那里,而且晕了过去,表情很恐怖,就像见了鬼。“你怎么样?”画龙摇了摇她的身体。女人的脸刷刷白,一点血色也没有,慢慢地睁开了眼,吃力地说了几个字:“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来了。

”“什么?”苏眉吓得面如土色,其他三人也都面面相觑。“难道这就是道士说的半夜鬼敲门和白日见鬼?”梁教授不禁问道。

女人不再作声,只是流泪。包斩发现她的手臂上、衣服上有绿色的液体,散发着那种他最不愿想起的气味。“他真的来过了。

”包斩自言自语道。这句话无疑是加重了现场的恐怖气氛。明清时代,湘西赶尸非常流行,直至解放前还有人从事这种行业。

赶尸匠大多神秘,不常与人接触。当然了,除非不得已,谁愿意同一个赶尸匠做朋友呢。赶尸匠有秘传的驱尸、赶尸的本事,可以让尸体直立起来,做一些机械式的动作,最常见的就是僵尸的跳走。

一个赶尸匠在前面,另一个赶尸匠在后面,中间都是僵尸,做跳步的姿势往前走。所以说人死后并不是完全不能动,也是可以行走的,人死了48小时后,身体的僵硬现象就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柔软,这种柔软的程度,简直可以让体操健将都自叹不如。

包斩感觉到红衣男孩在附近出现,男孩母亲见到孩子回来,这种情况的出现就有了依据。从赶尸匠角度看,因为收了人家的钱,所以有义务把人家的尸体运回到老家去,所以赶尸匠会运用神秘的祖传驱尸方法来驱尸行走。

可这个红衣男孩又是受到谁的驱使呢,他回来的目的是什么?像他父亲所说的回魂吗?回魂只要回个灵魂就好了,为什么连尸首也回来了。

是什么人令其回来的呢?案件陷入僵局,四个人把男孩的母亲扶回了屋里,苏眉继续安抚她的情绪。梁教授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快把那张符拿来。

”苏眉把符拿给了梁教授,这时那个惊魂未定的男孩母亲突然大叫;“快拿开!快拿开!”画龙和包斩惊讶地看着她。

“孩子说怕这个,你们不要拿过来吓他。”“谁?谁说的,那孩子……”女人哭了,泪流满面。哽咽声中,她拿出了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这是什么?”苏眉问道。“我不知道,是……是我家孩子刚才给我的,他从后面抱住我,我看到他的小手都是白骨,当时我很害怕,他把这个塞给了我,说有符的地方他进不去,有符的人他靠不近,还说这个东西一定交给屋里的四个人。

”“屋里的四个人,那说的不就是我们吗?”梁教授说道。“半夜鬼敲门,白日撞见鬼,还有鬼来捎信带东西。都赶上《聊斋》了。

”包斩说着,看了苏眉一眼。苏眉正盯着那个黑色的东西看,同时,她的脸上也写着“恐惧”两个字。四个人都是无神论者,毫无疑问。

可现在这事情有点儿同科学、常理扯不上边了。在场的五个人都不认识这块黑色的石头,但特案组的四个人同时想到了另一个人,那就是给他们算命的道士。

次日,四人动身前往道观。那道士早已备茶相候已久。“今日早上我琢磨着四位会来,就沏了上好的碧螺春等着,没想到茶凉了人才到啊,哈哈!

”道士摆了四个茶杯,给他们四人倒上了茶。“您果然是神机妙算。”梁教授说道,“那您可知我们为何而来?”“当然是为这山城命案而来啦。

来,喝茶!喝茶!”道士的茶果然好,喝了顿觉神清气爽,连日来的疲惫一扫而空了。梁教授把男孩回家,捎话带物的事同道士讲了,又拿出了黑石头给他看。

岂料那道士一看这块黑石头,竟然双眉紧蹙,神情凝重,半晌未语。“您……”苏眉见其神情怪诞,不由得紧张起来,心想:莫非这行凶之人与道士相熟?

如果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那这会儿无疑是间接给凶手通风报信了。“恕贫道无能为力……”道士神情凝重地把黑石头交还给了梁教授,沉默片刻后,又补充地说道,“你们回去吧!

”“你这是什么话,难不成你和凶手认识,”苏眉柳眉倒竖。“我是为你们好。人既死矣,不可再活,有命之人,何不自保?

”道长起身往观里走。“大师请留步!”画龙上前拦住了道士,“请大师指点一二,助我们早日破案。”道长并不理会,进到了屋里,正要关门,竟然犹豫一下,说道:“四位稍等,我送些东西给你们。

”说完就进了内屋。过了一会儿,道士从屋里出来,从袖中取出四张符,交给了画龙,握着他的手说道:“赠灵符四道,愿四位一切平安!

”“什么人嘛!充其量也就是高级骗子!”苏眉在回来的路上咬牙切齿地骂道。回到匡家,画龙把四张符拿出来打算分给四人时,发现符上的字有点儿奇怪,是用简体字写的: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咦,这个字好像写错了。”苏眉指着其中一张符上的字,太上老君的太怎么少了一点,那不就是个大字吗?再看其他三张符,有一张的“上”字,写成了“土”,另一张的“急”里“彐”字写成了“山”,而还有一张的“令”,写成了“金”这是怎么一回事,是提示吗?

还是暗示。梁教授想了想,说道:“道长或许有难言之隐,不方便亲力亲为,这是他给我们的暗示吧。”“‘土’、‘山’、‘大’、‘金’,这是什么意思?

”画龙问道,“这四个字怎么念都不顺口。好难猜。”“我也猜不出来。”苏眉试着在纸上把这四个字排成不同的顺序,可总也念不通。

“不一定是连起来读,可能是一个暗示吧。”梁教授陷入了沉思。众人也在那里苦思冥想。苏眉突然灵光一闪,兴奋地叫了起来:“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苏眉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土”、“山”、“大”三个字可以理解为山上的大土,山上的大土会是什么呢?

在山上的一块大土,不就是坟吗?很有可能就是红衣男孩的坟。道士暗示我们去红衣男孩的坟地,在那里会有新的发现,那“金”呢,金代表什么?

种种关于邪术的说法,关于男孩离奇死因的说法里,这个“金”又代表什么呢?苏眉的直觉告诉她,这个“金”的秘密只有去了红衣男孩的坟地才会知道。

事不宜迟,四个立即动身前往。红衣男孩的坟被孤独地立在离坟墓集中地的另一边,仿佛与其它的坟格格不入。可就是这么一座可怜人的坟,居然在前几天莫名奇妙地被人挖开了。

说到“挖开”,那只是一个说法,也有可能是他自己出来的,后一种说法听似匪夷所思且毛骨悚然,可是这次事件上,却极有可能是这个原因。

姑且不提是挖开还是爬出来,反正男孩的尸首不在那里了,空空的一座坟,边上种着守坟的两棵树。这种给死人守坟的树,在坟场再常见不过了。

可梁教授却对着它们出神地望着。原来这两棵树真的与众不同,寻常人家死了人,坟边种的守坟树都是松柏,用松柏常青来代表墓主吉祥,后代昌盛。

可这两棵却是槐树,真是太奇怪了。包斩的鼻子又嗅到了那股难闻的气味,虽说是坟场,埋的尽是些死尸,腐的、烂的,发出恶臭也很正常,可这次这股气味却同上次在男孩家中闻到的一样,而且现在这股气味就在坟旁的两棵树上。

“你们看!这是什么?”梁教授指着其中一棵树说。三人按其所指的方向看去,原来在树杆上有一块腐肉,还有一些干了的粘液,包斩闻到的刺鼻的气味就是这些东西发出的。

树上的腐肉和粘液说明这个死孩子碰到我这棵树,从腐肉留在上的情况看,应该是男孩子在这个树上使过很大的劲,难道他想把树给拔起来吗?

把一个死孩子同一棵树联想起来,真的好困难。突然包斩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为什么非拔起这个树不可呢?

”画龙的脑海里开始浮现他曾在一个远方亲戚家寄宿时的一些情景,那个时候画龙还小,大约也就七八岁的样子。

那个亲戚住在陕西一个偏僻的山村里。画龙和小伙伴在村头玩的时候,有个算命的瞎子给一个年轻人算命。那个年轻人问瞎子,自己何时会兴旺发达。

瞎子摇了摇头说,祖宗的坟都被人困住了,何来的发达?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年轻人不信,后来没过多久就死了。

听村里的人说他们家的祖坟搬迁的时候出了点事,好像新坟周围种着槐树。画龙并不知道槐树与墓主及其后代的必然联系,但那瞎子当初说的祖宗的坟都被困住了,难道说的就是坟旁种的槐树吗?

画龙把这个事同三人讲了一遍。梁教授听完后,想了想,说道:“这两棵树是谁种的?或是谁让孩子的父母种的?

这个问题至关重要,也许我们找到这个人,真相就会浮出水面。”坟场走来几个五六十岁的老人,其中有一个是秃子,人称田二狗,是坟场的负责人,身旁那几个是坟场的协管。

田二狗见特案组的人员在那里,就跑过去跟他们反映情况。说到情况,其实就是坟被挖开了,可是不知道是谁挖的。

田二狗指天发誓,坟场都是日夜有人巡查的,入夜后坟场入口处更是看得严严的,根本没有人进去。苏眉很想说一句“没人进去,万一他自己出来呢?

”,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怕吓着这帮“老人家”。梁教授说道:“老同志,你反映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

我想问一下,这孩子坟前的两棵树是谁栽的啊?”“树?你说这两棵树啊?”田二狗起劲了,“你不说我倒还忘记了,是一个看风水的道士让种的,说是枉死鬼最凶,要镇一镇,平时我们种的守坟树都是松柏之类的,这次说要种槐树,一种还要两棵,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找来。

”“是个道士?”四人一听,觉得这两棵树必然有玄机在,于是说了几句客套话,把几个人给打发了。“咱还回去问那个怪道士吗?

这树是他种的,这坟地也是他引我们来的,他这是什么意思嘛?”苏眉有些不耐烦了。“苏眉啊!案件的头绪最乱的时候,也就是离真相最近的时候,权且耐着性子再看看。

”梁教授说道。“嗯!”苏眉应了一声。接下来,四个人,两个检查坟地,两个研究槐树。画龙和包斩干的是力气活,下到坟里翻找线索。

苏眉和梁教授则在树上下功夫。一个小时候后,两个年轻人从坟里爬了出来,拿着一枚奇怪的铜板来给梁教授看。

这个铜板上刻的既不像动、植物,又不像汉字,倒像是某种符号。而梁教授和苏眉也不无收获,两棵槐树下的土里分别埋了一个锦袋,锦袋里装着几块黑乎乎的东西,那个东西跟死孩子拿给他母亲的东西非常像。

这个“金”字就有了解释,金、锦是谐音,那个道士就是暗示四人找到槐树下的这个锦袋。可是坟里找到的这块铜板又是什么呢?

这仍然是个谜。四人又回到了匡家的屋子里。四周围的邻居都关着门,生怕冲撞了什么,男孩回家的事已经传开,不少人经过匡家都跑着过去,仿佛这匡家门口停久都会见鬼。

恐怕这个时候,也只有特案组这四个不怕死的人敢继续留在这里了。天色渐黑。到了晚上十来点钟的时候,屋子里突然变得冷起来。

这种冷不是人在冰窖里的冷,而是阴风入骨的冷。苏眉皱起了眉头,对着包斩嘀咕道:“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啊,你有没有觉得?

”包斩的感觉其实和苏眉一样,只是碍于男子汉的面子,勉强地说:“没……没有!”“有人来了。”画龙说了一句。

这个时候四个人当中,心智最坚定的莫过于画龙。经历过周兴兴、寒遇冰的死,他对于生死早已是置之度外了。“谁!

”梁教授对着门外喊了一声。一串脚步声慢慢靠进了门,四个人都非常肯定地意识到有个人正站在门外。“来者不善!

”梁教授给画龙使了一个眼色,画龙起身一脚把门给踹开了。门外站着一个小男孩,与其说是一个小男孩,不如说是一具尸体。

身上的腐肉都出现了蛆虫,有多处肉已经划开,露出白骨森森。“啊!”苏眉尖叫起来。虽然做警察多年,也接触过不少的尸体,可这样一个尸体像活人一样站在面前,还是第一次看到。

那男孩伸出了手,他的手上掉了很多肉,几乎只剩下了骨头。看来当时他为了把槐树拔掉,的确是用尽了力气。“铜板!

”尸体说话了。苏眉的神经简直到了崩溃的边缘了。包斩把她抱在怀里,同时他的内心突然涌现出一股力量,支撑着他成为一个不畏恐惧的勇士。

而这个勇士对怀中的女子有一股强烈的保护欲。似乎他生来就是为了保护这个女人,不让她受到一点儿的伤害。“铜……铜板……?

”梁教授重复着他的话,然后慢慢掏出坟里挖出的那枚铜板,“是……是这个吗?”尸体把手伸了过来,接过了铜板,这时有人用扫把柄重重地打了一下孩子的手,那枚铜板落到了地上。

“不能给他,给他就完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熟悉的面孔,原来刚才打落铜板的人正是道长。道长边说边迅速地拿出一张符贴在了尸体的脑门上,那尸体就僵住立在了那里。

“这……这是怎么回事?”梁教授不解道。“这个的确很难说清楚。尤其你们现在都谈科学、破迷信,就更没法解释了。

”道长捡起铜板,拿过来给四人看,然后告诉了他们一些似乎和科学不沾边的事。枉死之人怨气最重,要镇住的说法还可以理解。

但槐树种在坟边上,真的不是什么好事。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用这一招。孩子死后,怨气未消,那个把孩子弄死的人,要想拿到整个魂魄,必定要在孩回魂后,把魂魄取后,坟里的铜板,就是凶手埋的,是用来摄魂的。

但是必须所有的魂魄归整后方能摄取。道长叫人种两棵槐树在坟旁,就是为了把防止魂魄被摄走。凶手应该是个道行极深的邪术专家,当时道长的判断应该是个道门败类,可是当特案组把黑石头给他看时,他知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同门师弟火烈子。

道家的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气味,只要是曾经接触过的同行,都能在他炼的丹、画的符中寻到他的气味。

火烈子的这块黑石上,就有他的气味。这块黑石是男孩的怨气所化。通常吊死人的地方,下面都会有一块黑石。如不及时挖出,就会使继续居住此地的人生病或遭遇不幸。

这块黑石对于炼邪术的人来说,是件极好的宝贝。因为怨气越重,力量也就最强大。火烈子是道长师傅最疼爱的弟子,也是同道长一起长大的玩伴,道长一直都拿他当亲弟弟看待。

但火烈子后来误入魔道,多次违反道规,学炼邪术,师傅不得已把他赶出了师门。之后,就没再见到过他。没想到他不但不知悔改,还变本加厉,学茅山最歹毒的邪术。

前一阵子就听说有命格属阴的小孩子离奇死亡,算上这个已经是第七个了本以为只是一个道门败类干的,没想到竟然是火烈子干的。

尸体本不会动,但在一些药物、控尸虫的作用下,尸体是会行走的,也可以像活人一样舒展手脚,如果是道行深的人来驱尸,甚至还能让尸体开口说话。

这个尸体被两个人驱动过,一个是道长,一个是他的师弟火烈子。七个孩子的死亡事件,早已引起道长的注意,他也一直很想知道是什么人用心如此歹毒,要用人命炼邪术。

这次的受害者正好离道士住的道观比较近,于是他就一直盯着这件事。从孩子被埋藏开始,他就主张在坟旁种槐树,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凶手摄魂。

早在孩子入殓时,道长就在孩子身上放入了自己的控尸虫。随着道长作法,控尸虫就控制孩子爬出坟墓,前来敲门。

这一点是给特案组四人一个警示,同时也是对凶手的一种震吓,告诉他,他的所作所为,早已被同行盯上了。这一招引蛇出洞使凶手对于摄取孩子的魂魄更加卯足了劲手,为了避免同行抢先一步摄到魂魄,凶手也开始行动了,他当晚就在槐树下方和坟里埋下了几块怨气结成的黑石,企图通过这些怨气来冲破槐树阵,从而能够成功摄魂。

同时,他也开始驱动尸体,让尸体对着槐树用力地拔除,但因为这些树在埋的时候,根部都被特意固定了,所以不借助工具根本无济于事。

之后,道士驱动尸体取了坟里的黑石回匡家报信,同时也想确定凶手的身份。以便日后将其正法。可是没有想到,匡家人会把浸了药水的符贴满整个屋子,所以尸体只能在院子里把黑石交给他的母亲。

道长料想四人肯定会来找他问黑石的事,所以就在道观里等候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凶手竟然是自己情同手足的师弟火烈子。

那一刻,他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但最终他作了一个决定,给了他们一个暗示,如果他们能破解这个暗示,那么天意要他除魔卫道,清理门户。

如果破解不了,他就决定自此闭关,不再过问世事。如今看来,上天也不肯姑息这个火烈子了。四人找到坟里的铜板后,火烈子就驱尸来索取。

“那么火烈子呢?他在哪里?”画龙问道。“天一亮就让他给你们带路吧!”道长指着尸体说道。天亮后,道长揭去了尸体额前的符,随即在他身上洒了一些粉末,那尸体就开始朝前走。

他们就赶在后面。尸体晃晃悠悠地上了山,隐约可见一座破败的寺庙。鲜有香火的庙里,没有香客,也见不着和尚,早已荒废多时了。

尸体慢慢地走到一口井的前面,那时一口枯井,往下一看,阴森恐怖,仿佛下面就是地狱一般。“就是这里了。”道长说道,“没有这样的环境,还真炼不了上乘的邪术!

”画龙跳下了井,接着是包斩,苏眉也想下去,被包斩阻止了,他握着她的手,说道:“如果我死了,我希望替我收尸的人是你!

”苏眉的眼眶红了,一股暖流从心底涌了上来。道长拍了拍苏眉的肩膀,随后,也跳入了井中。井边剩了两个活人和一个死人,唯一相同的是,此刻三个人都一动也不动。

一个钟头之后,井里出来两个活人和一个死人,唯一相同的是,三个都会动,而且都是自己爬上来的。火烈子死了,他的心脏被插入了桃木桩子。

“他有多大?”苏眉问了一句。“比我小一岁,66了!”道长回答道。“这……这怎么可能,他看上去顶多不过四十岁,甚至更年轻……”“这就是邪术的驻颜效果,他的年轻是多少个孩子拿性命换来的。

”道长说着,朝两个死人的身上洒了点粉末,两个死人开始走动了,火烈子的鸭舌帽掉了下来,死孩子的脚踩了上去。

帽子被小脚踩扁了,狠狠地陷进了泥里,这只小脚仿佛要将它跺到十八层地狱里去……一路上,苏眉都拉着包斩的手。

苏眉突然问道:“你想知道道长说的我的丈夫的身份吗?”包斩点点头,又摇摇头。“道长说……”她凑近了他的耳朵,“我的丈夫决不允许我比他死得早!

本文地址: https://www.baikezsw.com/swgwsm/46626.html 本文资源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权,请在第一时间内联系我们进行删除!谢谢配合!

相关推荐
站点说明
百科知识网

生活百科知识网(www.baikezsw.com)为大家整理了大量日常生活百科知识以及生活小技巧,欢迎大家收藏本站,学习更多的生活技巧,如果在平常有不了解的问题,可尝试在本站搜索相关问答,我们为大家提供了海量优质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