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研究】费晟:澳大利亚与南海仲裁案

【南海研究】费晟:澳大利亚与南海仲裁案

内容提要

“中国国内舆论很大程度上认为澳方就是为了表现对美澳同盟的忠诚而加入对中国的谴责。这在现实上对澳大利亚没有任何好处。”

 

 

【南海研究】费晟:澳大利亚与南海仲裁案 - 文章图片
在国际法庭就中国与菲律宾南海纠纷正式公布仲裁结果前夕,中菲两国实际上已经戏剧性地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和解:

 

菲律宾外交部长亚赛在8日表示,菲律宾即使赢了南海仲裁案,也愿意与中国分享南海争议地区的自然资源。

 

总统杜特尔则希望在仲裁案结果公布后迅速与中国开展双边会谈,更重要的是,中菲双方一致同意在南海仲裁公布结果后均不发表“挑衅性的说明”。

 

就目前的事实看,中国当然声明不承认仲裁结果,理由在于它即便从国际法上看也不合理

 

而菲律宾官方也没有因此大肆鼓噪所谓的胜利,南海局势并没有瞬间激化的迹象。

 

可以说,就这一事件本身而言,菲律宾显然从一种较为激进的态度退回到一种更理智的立场上来。

 

但是菲律宾前任政府发起的这一仲裁申请在过去几年中已经成功引起了国际社会对南海问题的关注,

 

严重损害了中国在南海主权声索中的合法性共识,尤其是通过渲染中国以大欺小的形象破坏了中国的国际声誉。

 

在这一过程中,澳大利亚虽然对此声称不持明确站队的立场,但是它频繁对中国政府做出指责

 

将南海局势动荡的原因简单推向中国一方,进而也成功地引起了中国政府和媒体的关注。澳大利亚毫无疑问已经以一种令中国政府不甚愉快地立场介入了南海问题。

 

不管仲裁结果如何,我们都要明白,南海问题包含多层次的矛盾,其中最基本的争议包括两个:

 

一个是领土纠纷,另一个是所谓的“自由航行权”。在领土纠纷方面,南海不同海域的当事国并不全然相同,但中国都介身其中。

 

完全不属于当事国的美国等大肆鼓噪中国的扩岛行为加剧了各方的争夺和瓜分企图。而在“自由航行权”方面

 

直接冲突方其实并不是中国与某些东南亚国家,而是中国与美国及其在亚太地区最关键的盟友,包括澳大利亚。

 

中美双方对“自由航行”的定义并不相同,中方认为,中国对200海里经济专属区内的军事活动有约束权

 

一切舰船可以“无害通过”,即不能驻泊,而美国则认为自己在200海里经济专属区内有采取任何军事活动的权力,中国只拥有经济活动管辖权。对此,澳大利亚公开支持美国的立场。

 

显然,澳大利亚所说的不持明确立场,主要针对的是南海的领土归属问题,而不是“自由航行权”问题。

 

因此,对于主要探讨领土归属权问题的南海仲裁案结果,澳大利亚应该不会就此理直气壮地对中国“说三道四”。

 

事实上,目前中国能够理解澳大利亚对距离自己并不很近的南海表示关切,因为澳方的外贸和物流相当程度上要依靠这里的通道完成。

 

但是,就目前南海领土纠纷已有的烈度来看,澳大利亚的自由航行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中方也没有任何进一步的企图和必要针对澳方的舰船采取行动。

 

因此,并非不可理解的是,中国国内舆论很大程度上认为澳方就是为了表现对美澳同盟的忠诚而加入对中国的谴责。

 

这在现实上对澳大利亚没有任何好处。所以,面对南海仲裁案,澳大利亚没有必要过多刺激中国,而是静静观察,不要对南海已有的风浪推波助澜。

 

【南海研究】费晟:澳大利亚与南海仲裁案 - 文章图片
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ID:sinozhuge
 
 
【南海研究】费晟:澳大利亚与南海仲裁案 - 文章图片

来源:澳洲新快网

转自: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作者:费晟(中山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大洋洲研究中心副教授、中心主任助理)
上一篇:南海仲裁后这几国被坑惨:中国实在高明
下一篇:桑德斯支持者:美国没有它看起来那样自由

您可能喜欢

​中了催泪弹究竟是

​中了催泪弹究竟是

​教你看懂军牌201

​教你看懂军牌201

​从历史看今日中国

​从历史看今日中国

​俄国与美国,谁是

​俄国与美国,谁是

​日本人看习大大南

​日本人看习大大南

​【南海研究】费晟

​【南海研究】费晟